右路漫漫

《既,那》第三章

汐诺这准备离开事宜,夏柒翎那边同时也起风云。 “啊!”听声音就知道一群小小炮灰在遭殃受苦。
//////////
(休息室里,墨语菡吃着零嘴儿,感叹道,“不得不说,夏柒翎在经历过黑化后再次现世总算有几分对得起“德风沐雨”的雅号了,人虽不死,但活罪难逃。还不错,还不错。”)
///////// 

“嗯?”大殿之上,望来人这般挑衅,作为血宗之首,怎能不怒。

可两个人影却依旧徐徐步入大殿,一者雪白袍服,压贵气,气盖松梧云,正是翎羽剑之主夏柒翎,与他并肩而行的乃是一位着墨色翠竹衣手持折扇的男子,如翩翩世公子,在这严肃的氛围中更显格格不入。 

而多年来,能在成为“德风沐雨”的同伴乃至至交好友的也只有一人。

 “交出血苓,换取尔等蜉蝣生机。”

 “踏足血宗,还妄想于本主抗衡,好个目中无人的疏狂客.思无邪啊!”

话音落,血宗之主拿起侧身的长戟,持戟先攻,直指目标疏狂客.思无邪。

思无邪与夏柒翎对视一眼,无需过多言语,夏柒翎自是上前一步进行反击,原本打算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血宗之主见事不可为,打算以内力压制。 

思无邪见状,轻笑一声,“啧。” 

随上前一步,两人默契起掌,顿时一股磅礴沛然的气劲冲向血宗之主,使之连连倒退,终抑不住伤势,口吐鲜血。 由于两人意在取物,随即便闪身入后堂。
“走!”
//////////
(取药物成功,准备撤退)
夏柒翎取了药,一路日夜兼程往回赶,早些回去就可以早些看到她,这几日恐怕是委屈她了吧,不能离开也不知有没有好好吃饭。
回到依米小筑,夏柒翎被当头浇了一盆凉水,他心心念念的女子已不在,甚至恐怕已离开多时了吧,夏柒翎握紧手中的药……
“这人不会是你截回来的吧!我们才离开几日人就不见了。不过,她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能从你这离开。”
“你话真多,没什么事就走吧。”
思无邪无语凝噎,看了眼夏柒翎,摇头便走。
//////////
湖心亭中
夏柒翎坐在往日里看书的地方喝酒,手中还握着一支步摇
“虽然早知你会离开,可我还在想至少,至少能知道你的名字,可你走的如此决绝,竟连只言片语都不曾留下。虽然我救了你却恐怕下药、不让你离去的事情还是让你恼怒了吧。”
若是汐诺见到便会发现,这支正是她受伤那日丢失的的步摇。夏柒翎喝的迷迷糊糊去到了本来汐诺所住的屋子里躺在那床上便睡着了。
清晨醒来夏柒翎发现自己在这件屋里还有的呆愣,随即又想到她已经走了,失落的看起了房中的一切,她恐怕走的时候连衣服都换了吧,为她准备的东西竟一件都未带走。不对,《拍花集》!夏柒翎匆匆往书房而去,找遍了所有汐诺会去过的地方,竟都未见到这本书。夏柒翎突然展开了眉眼喃喃,“虽然不曾知晓你带走此书的原因,但总算你我之间还有一丝联系,至少你没那么厌恶我对不对。”
//////////
隔日
思无邪又看到那个恢复往日神采的男子,奇道:“怎么,放弃了?”
“不知道她是谁的这些年都过来了,现在知道了她是谁,总有相逢之日。”
“你就不怕她身边已有良人?”
“过去吾不可控制,吾只恨吾为何未早日找到他伴在左右,不过未来只有吾。走吧”
“!!你这是要为了她入世了?”思无邪惊讶不已,随即想到了什么,“也对,你早就为她入世了,啧。”
//////////
(一个月后)
某地
路径巷口时,一双手搭在了珵毉言的肩上,尚不待她回头,就一把她拽入巷内。
“我说,小鬼,就是放养了你一段时间,你怎么就这么能惹事儿呢?”来人身穿素白色长锦衣,戴着白色狐狸的面具,身后背着一把刀,语气甚是无奈。
珵毉言本想教训一下这个搭讪的人,但在看到来人时,便将自己粗鄙的拳头收回,默不作声的转身离去,毫不犹豫的不予理睬
“小毉言呐,师傅傅这不是来看你了么?还有礼物送你哦!”白衣公子随手打向墙,扣下了一块砖,刀气飘渺,眨眼之间,一块破砖成了一个精致可爱的土奶猫,卷着身子像是在睡觉。
珵毉言嫌弃的躲开了送出礼物的手道:“走开走开,别以为我没看见!还有,你这样子搞破坏,人家家里漏风过日子哦!”
“咻”的一声,白衣公子把礼物往后一丢,准备好好感化一下自己的预定的小徒弟,目标直指珵毉言的脸蛋儿,“不错呀,看来轻功有好好练呢!”
“哼!”躲过罪恶的魔掌,珵毉言双手把腰一叉,恶狠狠地说道,“我才没有你这样的师傅呢!说!你有多久没来看我了!”
白衣公子单手捂着脸,虽然面具遮着脸看不见表情,但他已经很好的努力表现出了他的不可置信,“不不不!毉言啊,你要相信这一切都是对你的考验。”
珵毉言放弃抵抗,回绝道:“再见。”
“唉,看我忘记了什么?”某人见人要走了才想起正事准备挽留,“君蓂他过阵子就要来检查你的功课,嗯,想必毉言轻功都这么好了,这小小的功课也难不倒你。倒是另一件事情,师傅傅要提醒你,刚才和你在一块儿的那个谁,也无所谓他是谁了,他惹上大麻烦了,你啊最好离他远一点儿。”
闻言,珵毉言猛然回头,一瞬间犹如神探附身,“我就说能从灭派惨案里成功脱逃的根据江湖定律一定不是一般人,这绝对不是所谓的江湖仇杀,而又能被我所救,跟据我的运气,是不是这件事情的背后还有一个大势力,他们推出了弃子来顶罪,然而这个幸存者却从蛛丝马迹中发现了不对想要追着线索去寻找真相,为门派报仇,然而那个势力布下了眼线,在发现有人找了他们的马脚,就立即出动人手想要抹掉一切痕迹。”
某人一愣,说实话,他从未想过自己的徒弟这么有天赋。
“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珵毉言语气颇为沉重
“?”
“因为我们被包围了,看见鬼,这些人办事都不知道换一身衣服的么?!还有!你别告诉我你连这个都看不见!”
将他们包围的人手握染血的武器,身上的衣服也是用鲜血染就的,一看就与刚刚事件发生地的群受害门派身上的致命伤之类的吻合,让人想认不出来都不行。
见到此景,白衣公子挥了挥衣袖道:“我只是个路过的,你们要找的人是她!”随即准备离去。然而某人并没有走成功,因为珵毉言“扑通”一声跪下并抱住了他的大腿。
此时的某人想到,徒弟弟的资质的确不错,这反应速度连她都惊讶了
“师傅,师傅~说好的一起玩儿呢~”
可以说所谓的徒弟其实并不菜。
//////////
珵毉言是他看中的继承人,原因就是其长的漂亮,头脑灵活。(前面的是重点)只是似乎从自己的调查与观察情况来看,毉言的幸运值是真的全点在了生命力上面
她刚出生的时候,母亲大出血,父亲选择保小不保大,结果母亲死了,她活了。但她父亲一看是个女婴,隔天就把她丢弃在路边。没想到有个善心的老乞丐就这么有一口没一口的用着乞讨来的米糊糊啊之类的养活了她,但不久也因为江湖中突起的风云也去了。尚没跟着她享受几天的好生活,随后接管她的便是自己了。
////////
随着白衣师傅砍瓜切菜般的消灭了敌人后,对着自家小徒弟调笑道,“你就这样看着你可怜的师傅对战,不会心痛吗?还记得君蓂不久后就要来考察你的功课了啊,不来试个水?”
“不不不,我拒绝!他们拿着家伙,我又不是傻,赤膊上阵这种找死行为才不会干呢!师傅傅,你能者多劳,这些坏人就交给你了,可不要辜负你徒弟弟的一片信任,嗯!么么哒!”
看着珵毉言现在这副模样,节操说丢就丢,即狗腿又谄媚,还好长的漂亮,以后是不愁的。
“好了,这里的人是都解决了,可在你前头的那位,你想怎么办,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摆平咯。”
“师傅,被灭的都是玩奇门遁甲、风水八卦的,你说有什么需要这些人出手的呢?指不定哪都是钱啊!”
“毉言,你成功的说服了我。”
//////////
(继续砍瓜切菜般的消灭敌人后)
“带上你的朋友,跟我来。”
突然的严肃,让原本嬉皮笑脸的毉言也跟着严肃了起来,她运起为数不多的内力,扛起了这只说好的是从大门派里出来的弟子,却弱的像菜的人。
这一刻珵毉言不会知道,其实只是她师傅不想破坏自己的形象罢了……
看来天意向我啊!墨语菡心里微笑道。
//////////
(时间回到几周前)
今夜的琉璃城,灯火通明。因为今日是他们的祭典。
墨语菡和汐诺早就对这座城有着不一般的兴趣,故而也算是特地赶来逛逛这儿的庙会了。
虽说其上的东西算不得多精美绝伦,多珍馐饕餮,但对于这两人来说却是别有一番风味。
要说两人最感兴趣的还是这座城背后的故事了。毕竟两人可说是见证了一对侠侣一路的糖。
在墨语菡与汐诺混在人群中逛着庙会的时候,却不知两人的身影撞入了有心人的眼中。思无邪感受到夏柒翎气息一变,便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咦,好友,那不是你的那位女子嘛,嗯……边上这个倒是感觉冷冰冰的,一点也不好相处啊!”
这般说着,他们却慢慢游离到两个女子身边,正听闻汐诺在问墨语菡:“你觉得这个玉簪好看吗?”
墨语菡还没来得及说话,边上便伸出了一只手付了钱,“这个我要了就送给姑娘罢。”
汐诺一听这声音就在想:这人怎么如此阴魂不散,虽然想着嘴上却说道,“多谢公子美意,可无功不受禄,何况与公子素不相识,我们走吧!”
说着拉了墨语菡就走,“我们是素不相识吗?”
汐诺听到顿了一顿,继而就离去了。
/////////
“你的气息乱了,你对他真关注。”墨语菡肯定的对汐诺直言道。
“哎呀哎呀,最近可真是无聊死了,语菡儿,你说的事儿是什么时候才有影呢~”
“拙劣的话题,不过已经有人起局了,倒是值得你我参与一番。”看了一眼汐诺,这么多年的情分,墨语菡还是知道汐诺目前需要什么,也不等汐诺问为何,便继续说道,“占星阁,被灭了,没有活口。阿星尚在古楼闭死关,不知此事。我调查了一下,最近其实已经有一些没什么名气的小门派被杀灭口了,你说,有什么是需要这些奇门的地方,而江湖上能引起共鸣的,也不外乎那几点了吧。”
“嗯……占星阁暗地里这些年一直在找古王朝遗址,看来,那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啊!”
“背地里的人有东西却看不懂,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怎么样?有兴趣吗?”墨语菡笑道,“有就可以准备起来咯。”
“当然!”一拍即合,此时的汐诺早已忘记那个给她心动感觉的男人了。
//////////
(三日前)
琉璃城清晨
“日子好无聊,语菡,你怎么还不回来啊。”
汐诺坐在高台之上喝着手中的桂花酿,俯视着下面的芸芸众生,有为生计奔走,有行色匆匆,有快意恩仇,亦有和睦、团圆。
汐诺自嘲着说道:“能有爱人相依,子女绕膝的日子恐怕是与我无缘吧,不过还好我还有语菡。”
复又看起了底下忙忙碌碌的人们,突然在人群中看到一个白衣折扇的公子,他抬头望向了汐诺所坐的地方,四目相对,夏柒翎眉眼闪过惊喜,准备向前,汐诺则是皱眉,真是……随即放下酒壶闪身便离去了,夏柒翎一黯,想追上前去,可却早已不见佳人踪迹,回到高台之上看着汐诺留下的酒壶,拿起便喝了一口“真香。”
回到客栈的汐诺,煮起了茶,心想:“他不是退隐了吗,怎么会在这,看他手中之扇应是那把玄铁扇吧。”
想他做什么一定是因为他救了我的缘故,汐诺自我否认着自己是无故的在想他。

评论
热度(1)

聆听风中叮当,摇曳生死两情缘
品尝酒暖茶凉,惊醒回头却无人

© 右路漫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