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路漫漫

《既,那》第二章

夏柒翎离去后,汐诺拿出陶笛,想着,“五天来杳无音讯,语菡应该急死了吧。”边想边将陶笛凑近嘴边吹起了曲子,通过里面的平安蛊给墨语菡报着平安,顺道诉说着连日来的委屈。
屋外,夏柒翎听着曲子,垂下了眼帘,五天了,虽说药中给她下了些助眠的药物,但其他的都是治内伤的圣药,可刚刚给她把脉怎么还是这么虚弱,虽说她每次都不愿意喝,但最后总会喝下去,等等,他突然想到属下送来的关于修罗的描述:修罗善于用毒。医毒一念间,如果真的对她伤有用,她又怎么会每每都那么大反应,却又那么着急的想找她身上原来那些药,难道……可她为什么不告诉我。这般想着,夏柒翎一掌挥出,打落了无数落花,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
//////////
(休息室,吃瓜汐诺:啊喂,你哪里值得了,你给我下药好不好,你耍流氓好不好,再说我们不熟,这种大事怎么能告诉你。)
//////////
第二天一早,夏柒翎拿早饭来时汐诺惊奇发现他竟然没有拿药,还带了一个分外眼熟的袋子。夏柒翎亦发现今日汐诺竟然没和他闹脾气,而是乖乖的吃完了早饭,恐怕是因为那个袋子吧。
夏柒翎边想边说道:“你不想喝药便不喝了吧,这个你不是很想要吗,也还给你,我去练剑,你来不来看。”
“你先去,我一会再来。”再次默念,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汐诺只想赶紧拿到药治好自己。
“好。”留下袋子夏柒翎就出去了,汐诺高兴的打开袋子把药丸倒了出来:蓝色的怎么就这三粒,不够我的伤完全好啊。汐诺小脸瞬间垮了下来,拿出一粒蓝的吃下,想着答应了夏柒翎要去看他练剑便起身去拿披风,丝毫不知道她的这些举动都落在了窗外某人的眼中。
夏柒翎看着她无精打采的来到身边,想着果然是因为药的问题吧。便把剑收入剑鞘,说道:“这里你还未完全看过吧,我带你走走。”
“真是怪人,说练剑怎么又变成走走了。”
一路上汐诺都沉溺在自己的思绪中,在期间一个不察差点绊倒,夏柒翎放开她的腰后抓住了她的手。
“!”抽,没抽出来,“你放开我!”
“一会真摔倒了可怎么办?”他就这样一直抓着,到了一件屋子前,说道,“这是书房,想进去看看嘛?”
汐诺没答话,但夏柒翎却没错过她那一瞬的抬眸,抬步把汐诺牵进去之后就放开了手,此时的汐诺早已被柜子上的书吸引了目光,跑到架子前抽出那本《拍花集》,这手册早已绝迹,汐诺重金找了许久都未曾找到,不曾想今天竟然可以看到,可是,这是他的。
夏柒翎似轻笑般看着汐诺不断变换的脸,终于看到她下定决心似的转身走到他面前,摇了摇手中的书轻声问道:“我能,看看这本书吗?”
这是这些日子来汐诺最温柔的与他说话的一次了。夏柒翎握住汐诺放在面前的手腕,抽过书。
望着被抽去的书,汐诺暗想:原来不可以吗?
而夏柒翎看着汐诺垮下去的小脸便立即说道:“当然可以,不过最近这里我来的少,有些灰尘,你伤还未好就带回房去看,或者去湖心亭看都可以。”
随即就看到汐诺脸上扬起了许久未见过的明媚笑容和他道谢,欢快到都遗忘了手还被人家握着这件事。直到夏柒翎把她送回房中离去做饭,汐诺才发现今天被人家吃了一路豆腐!!不过看在这本《拍花集》的份上,暂且算了,哼,她便坐在桌边看起了书。
//////////
(题外话)
修竹楼,楼中有大片竹林,江湖人只知此楼屹立百年间,数次救正道于危难间,不少前人都死于正义之路。到这一代,楼中天才高手“德风沐雨.翎羽剑”更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只可惜这数年间,老楼主子嗣稀薄不说,膝下仅有的几个子女竟死于非命,只余夏柒翎独存,在维护正义之路上,不乏所谓的正道伪君子,在这些人的接连不断的暗算下,少楼主夏柒翎终在达到武学巅峰后看破所谓正邪黑白,退隐山林间,近年修竹楼渐渐退出正派一方的历史舞台,往中立靠拢。
////////// 且说自从汐诺拿到《拍花集》后的这几日,这两人的关系好像哪里发生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汐诺还经常到夏柒翎的书房中去寻找各色古籍做调剂,偶尔兴致来了还会在湖心亭中放下书,抚琴一番,而夏柒翎则会在汐诺看书时也在边上看看书,练练剑,吹吹笛或是自己对弈一局。只是汐诺从未与他对弈合奏过,夏柒翎倒是想,可对汐诺来说能和她合奏的除了语菡便是良人了。 这一日,汐诺在湖心亭中翻过了一页又一页书,但看进多少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夏柒翎并不在,但依旧能听到丝丝笛音。
此时,有一墨衣男子来到了夏柒翎的依米小筑,此人惊奇的发现湖心亭中竟然有个女子在看书,边上还有隐隐笛声传来,当即用轻功隐入了夏柒翎所在的地方,啧啧称奇。
“竟还有见你带女子回来的时候,如此偷窥,实为不美。”
夏柒翎手中笛音不断,一曲终了,墨衣男子逮住机会就揪着夏柒翎的衣领问这女子的事,而夏柒翎缄默不语,只说了一句,“明日,陪我去取药。”
不用多言,墨衣男子心下便明白,这是为谁。
“好。”
/////////
(墨衣男子的回忆)
数年前,看着夏柒翎突然练起丹青,执笔思佳人,无论如何问他,他皆不语,直至一副旁人无缘得见的画成后,他答道:“当你有了心上人时,便会知道不论她做过什么是什么身份,她都只是你的心上人,甚至,可以为了她抛弃所谓的原则,与天下为敌。”
//////////
话音落,夏柒翎便窜身而出,只见他去到湖心亭,给那个趴在亭中睡着了的女子轻柔的盖上披风,才又回到了房中,对着已经打哈欠的墨衣男子说到,“正事。别闹。”
//////////
汐诺惊奇的发现当天吃饭的时候,饭桌上多了个人,想来这便是疏狂客.思无邪了。
她低头吃饭心里暗想
“我伤没好打不过他,他不肯让我出去也不肯把铃铛武器还我,又不肯告诉我这是哪,自己出去,唉,以我迷路功力恐怕也是出不去的,而他现在也甚少在江湖走动,真不知道这里的东西都怎么来的。可疏狂客可不一样,或许可以想办法让语菡跟着他过来。”
汐诺想得入神以至于饭桌上发生了什么都完全错过,待她再抬头时发现夏柒翎正盯着她看,然后,然后夹了一筷子菜给她。
汐诺不经意间的余光扫到了疏狂客的眼眸,那突然间的光芒代表什么,汐诺表示,不想深究也不想知道。
//////////
当晚,晚饭过后,汐诺的所思所想还没来得及实现时,夏柒翎就带着一条分外眼熟的鞭子,一个铃铛,来到她的屋内。
他把东西放下后说道:“我要出去几天,这里虽然不会有人来,但为了以防万一这些东西还是先还你,伤没好别急着动武,这几天委屈一些,等我回来。 ”
“什么时候走?”
“明日一早,我会替你把早饭做好放在锅中,自己热着吃。”
“多小心。”话是这么说,但夏柒翎一离开屋子,汐诺便通过手中的铃铛与墨语菡通起消息来,准备离开这。
//////////
第二日,夏柒翎、思无邪离去后的午时
依米小筑中来了一行人
湖心亭中,汐诺说道:“总算是来了。”
“属下来迟,请……”
“有什么话回去再说,我们先离开这。”
“是。”
汐诺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思,把小几上的《拍花集》也给带走了。
在回去的路上,“修炎,路上告诉我最近发生什么事了,以及,青络,语菡呢?她怎么没来。”观来人,不见好友踪迹,汐诺面色一暗,才道,“去青谷。”
//////////
今夜,月朗星稀,距离汐诺向墨语菡报平安已过去两周,虽尚未亲眼确认汐诺是否安好,但墨语菡却已经转移了阵地,此时的她身处于万安城郊外的一座精致的小院内。
/////////
(题外话)
历经岁月蹉跎,王朝因何而消失,已不得而知,徒留那千百座的孤城诉说着曾经的辉煌。万安城,此间一座也。
//////////
轻摇小扇闲卧榻,冷眼不识世间路
“骨肉同胞,枕边可人,亲情至此,同气连枝,呵,你道,何人心最毒?”
四周静悄悄,只余墨语菡一人之声,带着满身的疲惫,脸上虽在笑,却不知是讥讽还是无奈。
“好大一个宗门呀,联系外族,真真是差一点儿,对吧,我的好二堂哥呀……”
清风吹柳梢,只等赏月人,叹心不在此,白费一腔情
墨语菡想到,若不是与汐诺提早发现问题,恐不只是护龙城遭殃,那所谓的里应外合,不就是直捣黄龙,“真是见过天真的,没见过这样蠢的。”
一盏清茶,“离开吧,走的远远的。这么严重的伤,吾不要你了。”
院外,徒留一盆幽兰弥漫清香。

评论
热度(1)

聆听风中叮当,摇曳生死两情缘
品尝酒暖茶凉,惊醒回头却无人

© 右路漫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