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路漫漫

《既,那》 第一章

春未老,微风细细,此时的墨语菡和汐诺就在高台之上沏茶饮醉,遥望着不远处的护城河,那里春花烂漫落叶飞舞
“这儿真是葬花的好去处。”
“镜花影水中月,送他们美梦一场真是便宜死人了。”
“楚虽三户,晨曦终破,苍穹已现。”墨语菡抿了口茶,继续道,“诺诺,这次不出意外将是举境狼烟,这城怕是保不住了。”
“谁又能想到?”目似瞑,胭脂泪,交谈中却是淡然,“毫无头绪漂浪江湖的我们,竟能在这重重迷雾中寻到这般真相。”
“何辜?风月雨愁。”杯身乍然间有了一条裂缝,“人说江湖一剑恩怨休,消殒,涅槃,谁云真?”
“三日后,只余汐诺、墨语菡。”
//////////
护龙城一夜之间狼烟过境,百花凋零,十不复一,震惊武林。虽说护龙城地处边境,可众人都默契的不在这里发动战火,毕竟护龙护龙乃是护国土之城,兼抵御外族、接待各方势力的地方,在这里众人明面上可以安心的做着各色交易的。可如今,各方势力明察暗访,希望可以寻得蛛丝马迹,但所有踪迹却都石沉大海。
这时青罗小栈进入了众人的眼帘。
没有人知道青罗小栈是何时开的,是何人所开,只道这是个好地方,虽然姑娘们卖艺不卖身,但各有各的特色,而且,所有想要强迫姑娘的人都死了,尸首不远不近,刚好东南方三百里,久而久之,大家的注意力都变了,因为小栈有三好:1.栈里不准闹事 2.栈里美人多解语 3.栈里有情报
但这情报,却没有多少人在意过,毕竟小小青罗怎么比得上第一情报网——“纸鸢”呢?
可却是这样一个地方,传出了一个消息,一个不知是谁推杯换盏间传出的消息,半月前,也就是护龙城被灭之后三天,曾有一个年轻人在小栈中点了捻棋、盏忧两位姑娘下棋抚琴,期间说到“护龙城只是一个开始罢了……”
至此江湖中人纷纷寻找此人,但又杳无音信,复又听闻此人乃是从苗疆而来,精通蛊道,貌似与那笙湮修罗有些许关系。
就这样,大部分人只关注真相,寻找虚无,只有小部分势力暗暗监控起了青罗小栈。
//////////
护龙城被灭后,第二天
子时的小栈一片宁静,三楼那间常年不开的房间里坐着两个女子,中间的棋盘上只有寥寥数子,她们却浑不在意的各自拿着酒盏陷入沉思
//////////
护龙城被灭当天,护城河畔
“灭族之后初遇族人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但未曾想到!作为五大隐世世家之一的家族为何被灭……是因为你吧?二堂哥!”墨语菡很害怕,因为在场的除了她自己和罪魁祸首,还有一人,“若非你的身份特殊,你认为那天你还能活得下来吗?若非你手上的东西,你背后的势力,就不会引动江湖中人的杀机,若不是你的存在,就不会替家族带来这场悲剧,他们固然是凶手,但你才是真正的起因,吾族存活之时,你可曾照顾我们半分?吾族灭亡之刻,你又可曾听闻他们凄厉的呼救?不合格的人呐,口口声声誓要报仇,不觉得很虚伪吗?”
//////////
突然琴音响起,让墨语菡从回忆中抽身,一曲毕,汐诺放下手中把玩着的酒盏,拿起酒壶与墨语菡对饮一口说到:“如今大仇得报,但亡者亦不可归来,前尘已不必再想,从后,世间只余墨医、笙湮修罗。”
此番对话恍如昨日,人没变,心境却甚是不同,“理应如此。”
“只是这江湖好似太过无聊了呢”汐诺笑眯眯的喝了口壶中酒。
墨语菡一心二用,偷偷下了一子后说到,“江湖多莽夫,我两几次三番闹出如此大的动静竟都毫无察觉,就连那纸鸢楼号称第一情报组织都没丝毫用处,诺诺,这次护龙城事件各方势力一定不会轻易罢休,不若将水再搅得混一些吧?”
//////////
自十七年前的两大灭族惨案发生后,江湖已是许久没有这般热闹了。青罗小栈一夜之间出现了不少陌生的客人,他们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人拿着兵器,有人戴着斗笠,有人道貌岸然,有人面容猥琐,而唯一相同的地方,大概都像是江湖人。不过看在大家都老实花钱的份上,青罗方面或许正乐得合不拢嘴。
在江湖上大部分人为“护龙城事件”的这个年轻人闹的沸沸扬扬之时,修罗殿中,汐诺和墨语菡正在后山瀑布边烤野味。
“这次那些所谓的正派为了引我出去可是大手笔啊!”
“?”墨语菡忙着吃野味,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迷茫的看向汐诺。
“三箱黄金,三箱夜明珠,两箱珠宝,两箱玉石,生怕我不知道这是个陷阱一样。”汐诺不禁撇嘴嘲讽。
“什么时候出发?我给你准备点药和引路蜂,逗完他们早点回来,别受伤或者迷路了。受伤了我可不给你治,太麻烦了,至于迷路,那我就更没办法了。”
“九天后去,你给我准备的时候别漏东西才是真的。”
这时候两人都没想到一语成谶。
//////////
九日后,天悬星河,未时
汐诺懒懒散散地躺在船篷上,任由花船随波逐流,宁静的午后,一壶浊酒,素手拨弦,不经意的一瞥,目光突然犀利,那个拿着画的人是一个面容俊朗年纪约是二十上下的男子,身穿一件文士长衫,如果不是关注到他那不俗的身法,如风般过不留痕,怕不是要被骗到,这只是一位落魄的文人罢了。
四目相对,男人自是喜上眉梢,但不敢前,在岸边踌躇徘徊,却不曾离去。但汐诺心中却在捉摸,何时真容被人瞧去画下尤不自知,看来我从不杀无辜之人的规矩要破了。可惜了这地方,听说此地夜景,不负此名,璀璨的繁星令人震撼。可惜,等不到了。
心神一转,飘然至岸,“呵,私藏我这个妖女的画像,就,不怕被你们所谓的武林正道所不齿吗?”
“不关我的事。”男子认真地看向汐诺,这回答让汐诺不禁挑眉,她若不是看见对方耳垂微红,怕不是要被糊弄过去,至于是什么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身有要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罢了,放你一马,汐诺如是想到,便道,“我还有要事相伴,请阁下离开此地,来日方嘛~”
男子闻言,深深地看了一眼汐诺,点头示意后便离开了。
//////////

申时

汐诺已来到了目的地,闭眼感受了一番,轻嘲道:“这么多人啊,真看的起我”

话虽这么说,但并未见她有多紧张,仍旧继续往前走,叶落无声,突然窜出了不少不同装扮的各派人士包围了汐诺

一个看起来道骨仙风的老家伙站出来说道:“笙湮修罗,我等无意与你为敌,只想知道那与护龙城被灭有关的那年轻人的下落。”

汐诺看着他们想了一会:“哦~你说他啊,纸鸢不是号称无所不知吗?何必来问我这个“妖女”呢?”

“给脸不要脸!”

碰,一个人影已经躺在了地上

“真是亏了呢~”

没人看到修罗是如何出的手,那倒地的身影眉间竟是一瓣落,一 时间众人禁声,飞花摘叶便夺人命,修罗内力究竟有多高?这个问题萦绕在众人心头。

“你们都不说话,那可轮到我问了,永建易在哪?有人,买他的命。”

话落,边上的人都进入了备战,还是那老头:“修罗得罪了,我们只是为了知道那少年的消息又苦于无法得见修罗,故而出此下策,那些就当给修罗的赔罪吧!”

“呵,我知道,可惜我修罗殿开门做生意,自是讲信誉的,收了钱便一定要完成。”

话不多,边上一个不知道什么门派的人结成了一个剑阵将修罗困在其间,汐诺却丝毫不见紧张

“呵,这就是你们所谓正道的手段?”

“若能拿下修罗,也不枉此行。”

唇盘噙起了一抹笑,唰,长鞭如灵蛇一般越过剑阵七人,直指其后一个拿着剑的此辈翘楚永建易,“真是天真啊!如此多的钱财,当真只是想知道那人的下落?而没人抱着要你死的想法?莫要怪我。”

不过话间,两人已过了数十招了,而那七人剑阵也早在偷机时有两人死于修罗鞭下,钉,胜负已定,半截断剑已没入了心脏。

“永建易,笙湮修罗你……”

“人心啊,向来是最难测的东西。好了,委托已成,本修罗便不陪尔等玩了。”

离开人群后,汐诺翘起的嘴角泄露了她的心情,不过片刻后笑意便僵住了,语菡不会把引路蜂忘了吧,这我要怎么离开啊,算了先看看,说不定就出去了呢。

汐诺没想到她的所作所为皆落在了远处那布衣男子的眼中,男子看着她兜兜转转,垮下去的唇角,苦笑一下认命的去给她做路引,没想到就这会的功夫就出事了。

汐诺毫无头绪的乱走着,突然看到树上的路引,想着死马当活马医,依着走走看吧,说不定就出去了。

没想到此时风云突变,汐诺由于太过入神并未注意,发现时已来不及躲闪,只得运功阻挡了一下

“呵,你以为这样就能伤吾?不过……”

“受死吧!”

汐诺虽说已反应过来他的功法似是外域而来,但毕竟受了伤来不及闪避只能硬接,不想此人竟还暗藏了暗器,一 时不察,遭受了重创。

“今日拿下了修罗,我便可名扬天下!”

夏柒翎回过来时便看到了汐诺倒地的那一幕

“鼠辈,尔敢!”

转瞬便已看到那人直挺挺倒下,喉间只有一道极细的伤口,足见出手之人的功力,而出手之人早已抱起地上的修罗离去。

//////////
汐诺悠悠转醒,发现脸上的面具已经不见了,再看着周围的布置确认这里不属于任何一个她已知的地方,门吱呀一声打开了,走进一个身着湖蓝长袍的男子,手中还端着一碗闻着就很苦哈哈的药。
是那时候的男子,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汐诺皱眉道:“你是谁?这里,又是哪里?”
“你不用怕,伤的那么重,先把药喝了吧。”
关心的话语溢于言表,让汐诺稍稍放松警惕,但,“对,对不起,还是不喝了吧,这里怎么离开,我的家人一定在担心我。”
挣扎之间,汐诺由于伤势过重又晕了过去,所以也就不知道男子不止是细心的喂了药,还坐在床边描绘着汐诺的眉眼,在喃喃自语。
“每次见你,你都在办事,逗正邪两道,看你开心的样子,我却是不好现身了,不过这次还好我并未离开,一直偷偷的跟着你,否则我必定后悔终生。”
汐诺想的没错,原来天悬星河的相遇并非是两人的初遇,他们初见比之更早,只是她不知道罢了。
“看着你在本该安排好的后路中越走越迷茫,唇畔的笑都垮了下去,我便知道,自己栽了。只恨自己路引慢了一步,让你受苦。”
//////////
再次醒来时汐诺看着摇曳的烛光,想是已到傍晚了吧,她刚要动就受到了惊吓,床边趴着一个人,不等汐诺定神一看,趴在床边的人便缓缓抬眸问了一句:“醒了,可还有不适?”
……
“吓傻了?堂堂修罗殿主这么不经吓?”
汐诺一滞,冷声问:“你说什么。”
同时汐诺已经在考虑怎么弄死他了。
“在下姓夏,名柒翎。”
“果然是正道人士,翎羽剑之主!”
夏柒翎仿若看出汐诺所思所想,拿了杯水过来,“你现在那么重的伤,打是打不过我的,我若要对你不利就不会救你了,你可以对外报平安,但要离去,我不答应,你就在这安心养伤,当……陪陪我。”
说完夏柒翎就开门走了出去。汐诺微蹙着眉头,若有所思。奈何精力有限,又昏沉沉睡了过去。
是药!
//////////
汐诺再次醒来时恰有一缕晨光挥洒入屋内,她能睁开双眼,可以有所动作了,但汐诺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并不是贪婪地感受生机,也不是向亲自向墨语菡报喜,而是那个依靠在床边的男人!
汐诺转头看向窗边,眼底闪过一丝惊艳。
倚窗靠之,暖光下的夏柒翎被衬得俊美绝伦,高挑秀雅的身材,雪白的袍服,墨发不扎不束,看似不羁,却仍给人贵公子的感觉。
但是,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汐诺完完全全地无视了昏睡间听见的救命之恩,情感战胜了理智,她想,是时候考虑该怎么弄死他了。汐诺无意识地碰了碰唇。
而夏柒翎在汐诺转头的时候就被再度惊醒了。
//////////
话分两头,在另一边,已经过去三天了
墨语菡不断的派出青谷和修罗殿的人出去寻找汐诺,可是都毫无音讯,而当时汐诺受伤的地方都快被掘地三尺。
“一个好好的人怎么就会突然不见了呢,诺诺她一定不会有事的。那些所谓正道,哼。”
修罗殿上,墨语菡独坐高台,摸了摸侧身的羯鼓,假寐中。
诺诺……
//////////
“乓!”
夏柒翎手中的碗直接敲碎在了地上,两人都僵了一僵。
“我都说了我不喝!”看着那个俊秀男子默默蹲下把碎片残渣收拾了下,汐诺感觉很烦躁。
更无奈的是,只听夏柒翎说到:“你要是觉得屋子里闷,就去外面走走,那柜子里有给你准备的衣物,这里早晚冷,记得多穿点,还有刚刚碎了碗虽然收拾了但还是多小心,别伤了脚。我重新去给你熬药。”
汐诺看他出去后也随即走了出去,所在的地方四面环山,不远处有溪声潺潺,院中有一古亭,向左而行,走着走着便可看到一片桃花林,刚要走近便被人揽腰远离,耳畔只闻,“这里附近的花海竹林都是有阵法的,不要瞎闯。”
说话间汐诺便被带回了屋子,夏柒翎从屋中的柜子里拿出一间披风披在汐诺身上说到:“这刚刚碎了碗虽然收拾了但还可能会遗漏,另外这里虽然没别人但你出去还是要穿鞋的。”夏柒翎低头近看佳人在怀,复又突然凑近汐诺耳边,“要是被什么伤了脚,我可是会心疼的。”
汐诺身子猛然一缩,若无那个圈着她的胸膛就要跌落到地上了。
她推开夏柒翎冷冷问道:“我的陶笛和药呢?”
细细听闻却能发现她的声音里有一丝不同寻常。
“也在柜子里,我去给你拿。”
“只有这个?药在哪里?”
“那些药都有毒,你现在不适合碰,我不会给你的。”夏柒翎收起笑颜,认真的回答道。
汐诺已然不想看见此人,气鼓鼓的说道:“你出去!你熬的那药我不会喝的!”
“那怎么行,你不喝,伤怎么好?你要是执意不喝我不介意“亲自”喂喂你。”
“你!堂堂翎羽剑竟如此无耻!”

评论

聆听风中叮当,摇曳生死两情缘
品尝酒暖茶凉,惊醒回头却无人

© 右路漫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