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路漫漫

#花自飘零水自流

“你好呀,我看你一直在这里摆摊,不无聊吗?”

花花绿绿一身低阶装备,看样子就像最初的我,唔,还是混到现在都没师父的娃(๑ŐдŐ)~

“无聊,你遇上困难了。”

离家不过一个月,我整个人都是惨兮兮的。这就是集市的感觉啊~

冰茶摆的摊跟周围格格不入,一声不响的。我已经注意她有三天了,她似乎知道自己不善言辞,每每摆摊都往那热闹的地方凑,可是又对周围的环境极其挑剔,最后每次都在最冷清的角落开始摆摊,每次都心不在焉的。

“你这里卖的东西好多~”

其实我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一个人的路太寂寞了。

“啊?------”

她愣住了,然后抿嘴微笑。

“我们交个朋友吧,我姓夏,你可以叫我冰茶。”

在我的认知里,交朋友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所以我对冰茶说

“等等------”

“?------”

一个叫飘零的姑娘来到了我的身旁,这下子我看出来了,她也是一位以医入道的,跟我一样,而且她就是刚刚那位与我搭话的弓箭少女。

“呐~我姓花,叫花飘零,唔------就是刚刚的------”

“恩,我知道。”

“这个------那个是我的-----”

“我们是朋友了。”

她打断了我的话,而我交到一位新朋友了。我很高兴那句话

“恩,我知道。”

 

我们在夏日里相遇,那一天,冰茶为我制了杯冰茶,此时的我还没有冷热不忌的手段,这杯冰茶带给我丝丝凉意与舒爽,我陪她一起摆摊,聊天,喝着茶水,看周围的繁华。

 

“冰茶,你天天都在这里摆摊,不去修行吗?”

“我懒,而且现在这样我感觉很不错。”

强求不了彼此,而且,冰茶她似乎在隐瞒什么。

“飘零,看你这身打扮,与你的修为都不符合,来来来,我这里什么都有,挑几件你喜欢的吧。”

“Σ( °△ °|||)︴”

我不太好意思,因为有好多都是我现在用不上的。还有,为什么她对我这么好?

 

“冰茶,你这里有没有两阶的符。”

“我找找------”

后来她的师父来了,为我带来了符箓,最让我吃惊的是竟然是我认识的人。真有缘,我不禁这般想到,而且很好相处的感觉。

 

“请问南疆最大的蜘蛛巢穴在哪个方向~~~~~”

百里传音符,就像它的名字一样,范围就只有百里。我迷路了,在前往南疆蜘蛛窟的路上。第一次清巢任务的我即将面临失败。然后我遇到了两个人。

“这位妹纸,看到你面前的小兔子了吗~来来来,跟着它,它会为你引路。”

我还在迟疑哪里来的什么兔子,果真有个黄色的印着朱红花纹的小兔子来到了我的面前,看了我一眼,在我周身转了一圈,蹦蹦跳跳得开始引路了。只不过,有点慢啊------

走了没多久,我的眼前出现了骑着白鹿的少女。白发银丝撩人梦,额头的一点朱红之火更胜一筹------

“这样子太慢了,来,上来,我带你过去。你这是接了清巢的任务吧,一起喽~”~\(≧▽≦)/~

 

“飘零,来北荒,我们去打Boss~”

“飘零,来界水-----”

“飘零,------”

我找到了很多志同道合的友人,和一位师父。

 

再一次“见”冰茶是在自己的婚礼上,可我无论跟她说什么她都不搭理我,就像是屏蔽掉我这个人了一样。

过了许久,红色的纸鹤在星光中飞过天空,一个大大的“福”字我就知道是她送给我的了,虽然不知道她在哪里,可我还是低声道了声

“谢谢------”

 

后记:花开花落花飘零,十三弦鸣纤指柔。梦一场,归往来处去。

评论

聆听风中叮当,摇曳生死两情缘
品尝酒暖茶凉,惊醒回头却无人

© 右路漫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