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路漫漫

《既,那》符心

在 幸 的眼里,星空一直都没有改变过,永远是那么的美好。


/


“忘了吧,忘了汝曾经的种种,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人会以家族之名纠缠你了。你将如你的姓名一般,幸福,幸运!”

“不再纠缠,如自己所愿,真的可以吗?”

“汝之所想必当如愿,快些,醒来吧!”


/


可是,不是这样子的。


在同一片星空下,大家看到的景色各不相同……


/


符心躺在床上,废了好久的气力,才睁开了双眼,只是为了更好的发呆,看那一个小小的、陌生的背影,却又是那样的感到熟悉,对方正在渐渐远去。

四年、五年、六年?是七年,对么?

记不清了,在外漂泊,躲避太久,用了多少时间都已经模糊了,但那...

番外.荒芜记事1.0

荒芜之地真的很荒芜,思无邪一直觉得这地方有屋子竟然没破败不堪太神奇了,只有一张床,三房间,一个隔间,啊,真的是给人住的吗?虽然那个叫夏陌安的女子说她有地方睡,有办法解决,所以这个床让给他了,但果然,其实她也是在嫌弃着床吧!一点也不舒服!

(╯°□°)╯︵ ┻━┻

┬─┬ ノ( ゜-゜ノ)

(= ̄ _ ̄=) ..zzZZ

荒芜之地的夜晚,除了风吹杂草树叶沙沙地伴奏声,就只有唯二活着的两人的声音了。


是夜,思无邪觉得有尿意,活动了一下筋骨,扭了扭脖子,睁开眼就要从床上起来。


然而才睁开眼就对上了“浮”在空中,侧身“盯”着他不放的“青衣散发女鬼”。这让思无邪瞳孔...

《既,那》第七章

part1.所谓的前因后果


一片密林之中,一个姑娘靠在一棵树旁,手臂上殷红的血不停的从捂着的手掌之间冒出,“嘶,疼死了。真是大意了!”说着从随身里拿出一棵药丸掐碎撒在伤口上,伤口便瞬间止住了血。


“还是语菡的药好用。”说着眸光一冷“哼,为了我一个小姑娘,派出了那么多人真是看得起我。不过我的行踪,恐怕……”一声哨声呼唤来了一个海东青,让他回去传令修泫:彻查修罗殿诸人,若有叛心,格杀勿论。


墨语站在风铃塔上俯视着芸芸众生,想到将近一个月前,本想去见一见风涧溪,可突然收到消息不日魍魉鬼市将会在八朋之地开启,想着许久未见那人,又有些事想要问上一问,左右也耽搁不了多久,不曾想来了之后。...

《既,那》黑附子

我叫黑附子,虽然我很想吐槽这个名字,但是,都是泪。

守护琅轩鼎是我的责任,主人在消失之前告诉我:一定要为自己和鼎好好挑选下一任主人。

琅轩之鼎,古神之器;一念谓之善,一念谓之恶。若是恶辈得之,必将祸乱苍生。

我不愿意找新主人,带着鼎走过了许多曾经主人带我走过的地方,最终选择在陌虞山带着神鼎沉睡,或许待伤感褪去些便会愿意去寻找新主人了吧。

数百年来一直相安无事,可有一日突然不远处的城镇发生了大火爆炸,我们这也被波及,琅轩鼎的力量控制不住了,暴泻而出。我想了许多办法,看着那些来探查的人一个一个被力量异化,却毫无办法,我知道我要赶紧去找新主人了,不然任由它这样发展,主人会怪我的。在此之前,我...

《既,那》第六章


墨语菡觉得很奇怪,说好的换个马甲就来,但是某人最终却派来了修栎,自己却自始自终地不见踪影。
修栎如实向墨语菡禀报,殿下一归便遣他前来,离去前殿下尚在处理青罗事宜。
待墨语菡再用蛊虫联络时得到“平安勿念”四字后就放修栎归殿了。
 却说墨语菡此时心心念念的汐诺在哪?
她正站一片废墟之中,这里是曾经的护龙城,可周身却被一些“怪物”所包围,他们曾经是人,如今只剩下依稀的人样。
汐诺的剑上已经染满了血色,而她的衣裙亦染满了血色。
“真是,不好对付。不过这里的异变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呢?”
汐诺闭上双眸静静感受,发现这里毫无生机,除了那里!运起功体,略过怪物们,直指那地方。
令她感到奇怪的是,越是临近,这怪物就越发...

《既,那》第五章


夜色朦胧,雨幕淅沥。
对于作为苏白时救下的人,墨语菡表示很好奇,毉言怎么会与这样的人认识,在她的记忆里从没近距离接触过这样的人,倒是在小说里看见过,而且她敢肯定,在目前的医学条件上,于现实而言,这个奇迹独属于他一个人。他需要救助吗?人说外行看热闹,她啊,可是被刺激的汗毛都开始应激地竖起了呢。
“踏、踏、踏”
随着脚步声的临近,墨语菡从天空收回目光,看向离她越来越近的那个被救的人。
男,偏瘦,年纪约为二十三、四,身着冰蓝色长袍,外披白色薄羊绒披风,手执青花纸伞迎风雨而来。有着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坚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那通身的气度,看着他嘴角噙笑,墨语菡只能安慰自己,至少养眼啊!毕竟某人的相貌乃是罕见的秀...

陆天香

《既,那》珞策

“阿呀呀,墨医墨医,好谷主,阿珞除了这,还有什么问题么?”
“唔,可能怀孕了,算不算?”
“啊?那、那怀孕需要注意些什么么?”
“少惹她!”
“嗯……可能我也怀孕了。”
人说一孕傻三年,偏偏青珞和幽策是相反的,青珞是怀孕了,可傻的却是幽策,啧啧。

《既,那》第四章

part.1
风絮十二年,九歌讨伐子绪,淮上作为邻国与子绪结盟抵抗。
九歌皇朝东皇随即命某人率兵进击淮上。越年,淮上的王被俘,至此淮上亦降九歌。风絮二十一年,九歌军队进驻淮上以后,便将溪石、颓哲管辖护府移至淮上都城,同时在此四地筑堡垒,建军镇,统一归管辖护府的人即都护府管理。
九歌皇朝湘君在位云礼三年,千鹤部落以全族之力翻越北倾山和连朔山进入映漾,攻克四镇,几度反复后,云礼五年,湘君派遣的大将军曲童柯率九歌军收复四镇,仅以兵数万驻守,此后,此护府便在淮上稳固下来。后遣人安抚映漾。
//////////
云礼十一年
山之南麓,茫茫天地,魅之心灵,愿随缘去。
无边的沙海,滚滚的热浪,交织着金色的沙粒漫天飞扬。是...

《既,那》第三章

汐诺这准备离开事宜,夏柒翎那边同时也起风云。 “啊!”听声音就知道一群小小炮灰在遭殃受苦。
//////////
(休息室里,墨语菡吃着零嘴儿,感叹道,“不得不说,夏柒翎在经历过黑化后再次现世总算有几分对得起“德风沐雨”的雅号了,人虽不死,但活罪难逃。还不错,还不错。”)
///////// 

“嗯?”大殿之上,望来人这般挑衅,作为血宗之首,怎能不怒。

可两个人影却依旧徐徐步入大殿,一者雪白袍服,压贵气,气盖松梧云,正是翎羽剑之主夏柒翎,与他并肩而行的乃是一位着墨色翠竹衣手持折扇的男子,如翩翩世公子,在这严肃的氛围中更显格格不入。 

而多年来,能在成为“德风沐雨”的同伴乃至...

聆听风中叮当,摇曳生死两情缘
品尝酒暖茶凉,惊醒回头却无人

© 右路漫漫 | Powered by LOFTER